天博国际



【第一章-算命师】

「先生,
轻舞飞扬,也一定要死
不死的话,很多人开心,但这本书,可能就卖不了那麽好了
不可避免的,还是有点商业化
作者自己写了难过,读者看了也难过,出版社赚钱时很高兴而已

离题了,这已经不是这本书的范围
*        *        *        *        *        *        *        *        *        *
(你一开始就喜欢政野。 1975年的某一天,

在草堂那幕
镜头最后带到苍的脸
他的表情让人感觉事有蹊跷喔
佛公子的死恐怕没这麽简单
我在猜佛公子可能进入假死状态
退居幕>七八道已讫曲折低下降,十六转受统,巽辛见平明,

艮直于丙南,下弦二十三,坤乙三十日,东北丧其朋。来,辐辏而轮转,出入更卷舒。直事,至暮蒙当受,昼夜各一卦用之依次序。="#333333">点点看...


餐厅资讯:

地址:天博国际市内湖区东湖路119巷8号

电话:02- 26320107

营业时间:

週一~週五11:00~21:30

週六~週日11:00~22:00

捷运 :

捷运文湖线 东湖站 3号出口 面对康宁路往右走 直走 会看到顶好超市 右转 走约150公尺 东湖国小在左手边 119巷就在旁边 巷口是莱尔富便利商店 转进巷子即可看到。



Welcome to the City of Bunbury

一开始,先介绍住的地方~

我觉得 Bunbury Discovery Carav 这是小弟去年过年后布袋筏钓石鲈.....今年还未出海过不晓得钓况如何呢?













▲图/文 我是乐爸 。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情人节是大家又爱又怕的日子,
有情人当然希望可以趁这天感情加温,更进一垒,
又怕当天没处理好情人或老婆生气,
结婚前就是提早几週去定餐厅抢位子

一个曾被嘲笑、歧视、看不起的人,他永远不放弃自己,因为,他知部著名漫画裡男主角身上的名词吗?

」坐在算命先生对面,穿著一套休閒运动服的年青男子心裡对这个算

命师所说话不置可否。 如何 DIY 窗型冷气的遮雨棚???
上班的二叔收养他,r />故事中对性爱的描述也不少,有因心情太过投入书中角色而想弃书的衝动
我想,我还是太容易沉迷于书中的故事

很容易在阅读时,将自己投射为书中主角,思索著书中角色的心情
跟随著书中人物的悲喜,或笑,或皱眉
更何况,这本书的描述的,是嫉妒
爱情中嫉妒的心情,是因为太深爱下的产物,是因为不信任所产生,是因为
太害怕失去而产生
因为佔有慾太强而产生的
这样的想法在阅读时不断浮现,于是在不知不觉,自己好像也陷入嫉妒的氛围,不可自拔

其实是没来由的,爱情中的嫉妒

故事中的主角,因为早希的怀疑,而对爱情产生了不信任
然后被曚蔽,忘了爱情的最初
然而,故事中的稔,虽然查觉这样的变化,却没有想办法去解决
于是双方各自认定,然后一方怀疑,一方决定出走,然后更肯定一方的怀疑
最后,怀疑变成真实,而这样的结果,却是因为各角色自己的决定
如果没有那样的怀疑、嫉妒,也不会有那样的真实

让我想到了,香草天空的那句话:
「每一分钟做的决定,都可能改变未来」
如果汤姆克鲁斯当时不上车,也不会导致人生的变化
*        *        *        *        *        *        *        *        *        *
以上,是以身为沉陷在书中故事的读者身分,所写的

跳脱把自己想像成书中角色的感受,改以客观的心情来看这部小说

要如何,才能写出这样的纠结呢?

故事进行到一半时,稔终于离开了主角,主角终于跟早希有了亲密关係
嫉妒的气息到最饱和的状况,故事,才进行到一半
那时我閤上书,想著,像这样的故事,还有一半
真令人难受
然而,继续看下去,却又让人手不释卷了
这样的心情,让我联想到很久前在看原秀则画的漫画时,也是如此
因为是跟现实人性的心情有关所产生的故事、事件
所以让人看了有点无奈,又爱又恨…

小说中的必然性
好像是在村上春树的书中看到的:
「故事中出现枪,就要有击发动作」
因为写嫉妒,所以一开始的猜忌会变成事实
因为是两男两女,加上风格,所以主角会跟早希,稔也会跟政野发生亲密关係

再来说说为什麽会令人感到纠结的心情
如果读者本身体会过嫉妒的心情(应该很少人不会有过)
故事中的角色心情,很能牵动
*        *        *        *        *        *        *        *        *        *
(她一个人出门时,我总担心她可能和谁相拥?)

(我很想问,你是不是背叛我了?)

(想消除耳鸣。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的同仁小川先生,

Comments are closed.